超过 60% 的儿童 听力损失是 可以避免的;如果听 力损失不可避免,采 取适宜的干预措施有 助于确保罹患听力损 失的儿童得以充分发 挥其潜能。

儿童听力损失

人类通过感官来感知世界,在所 有的感官体验中,人们通过听 觉来促进沟通和社交,建立联 系,参与日常活动,感知危险,体验人 生百态。
全球5%的人口(约3亿6千万人)伴 有聋度为残疾的听力损失,其中逾3千 2百万为儿童,主要分布在中低收入国 家。
听觉在儿童学习语言、掌握知识和融入 社会中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听力 损失的儿童在接受教育和社会交往方面 均存在困难,因此,如能早期诊断并给 予适当的干预,对其将大有裨益。
据世卫组织估算,约有60%儿童的听力 损失是可以避免的。如果听力损失不可 避免,则需要通过听力重建、教育和赋 权等措施协助患儿充分开发潜能。为实 现这一目标,需要双方共同努力、采取 行动。

儿童听力损失对其语言学习影响最为显 著,此外,患儿的整体认知能力、社会技 能、生活态度和自尊心等也会受到影响。 罹患听力损失而又未能获得治疗的患儿往 往学习成绩不佳,会导致其成年后工作表 现不佳和就业机会减少。沟通困难可能会 令患儿感到愤怒、压抑和孤独,产生持久 的情绪和心理创伤,从而使整个家庭深受 影响。此外,在社会资源匮乏的地区,儿 童更易受到伤害,听力损失的儿童由于对 周围环境缺乏感知,其受伤风险更高。从
听力损失等级
更广泛的角度而言,听力损失将对国家的社 会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。

听力损失有多种成因,包括先天因素和获得性因素, 前者指出生时或出生不久即出现的先天性听力损失, 后者指儿童时期出现的听力损失。听遗传因素:约40%的儿童听力损失由遗传因素引 起。证据表明,近亲结婚或亲缘相近的个体产生的 后代发生听力损失的概率更高。由于基因或环境因 素导致先天性耳或听神经畸形可能是引起听力损失 的原因。

产时因素:包括早产、低出生体重、新生 儿窒息1和新生儿黄疸。 • 感染:母亲怀孕期间感染风疹、巨细胞 病毒等可能引起新生儿听力损失,此外 脑膜炎、麻疹和流行性腮腺炎等也可能 导致听力损失。在低收入国家,慢性化 脓性中耳炎等耳部感染非常常见,除引 起听力损失外,耳部感染也可能引起致 死性并发症。 • 耳部疾病:耵聍栓塞(耳垢堆积)及耳道 积水引起的咽鼓管堵塞(非化脓性中耳 炎)等常见耳部疾病也可以引起儿童听力 损失。药物:用于治疗新生儿感染、疟疾、耐 药结核及癌症等多种药物,因其具有耳 毒性,均可导致听力损失。在很多地 区,尤其是存在药物应用不规范的区 域,耳毒性药物经常被用于治疗儿童常 见感染。

 

必须采取措施以减少听力损失发病率,并改善其预后。政府、公共卫生机构、社会服务组 织、教育机构和民间社会团体应群策群力,共同促进听力损失的防控工作。
为实现这一目标,需要:预防免疫:先天性风疹、脑膜 炎、流行性腮腺炎和麻疹等多种 导致听力损失的疾病均可通过免疫接种 预防。据估计,通过接种风疹和脑膜炎 疫苗可避免超过19%的儿童听力损失。 将上述疫苗纳入国家计划免疫规 划,并保证广泛覆盖。 • 强化妇幼保健措施以预防早产、低出生 体重、新生儿窒息、新生儿黄疸和先天 性巨细胞病毒感染。新生儿和婴幼儿听力筛查规划。为先天性 或早发性听力损失的患儿提供适当的干预措 施,促进疾病早期发现和尽早康复。新生儿 筛查规划应该遵循以家庭为中心的原则。启动早期干预措施,重点包括: a. 实施适宜的干预措施,最好在6月龄前开始 b. 家庭支持,包括双亲的指引和辅导 c. 助听器、人工耳蜗植入术等听力重建措施 d. 提供可用的治疗和交流方案

门店地址

静安区,中山北路198号2002室(闸北税务局楼上

门店营业时间

周一至周日:9:00-18:00